他们无法去证实产生的粉尘是否具有毒性

  • “居民一次私自燃烧垃圾产生的二恶英数量很可能就超过了海口市垃圾焚烧厂一年处理垃圾的二恶英排放量。”胡克也告诉记者,户外明火烧垃圾一般是三四百度,这是产生二恶英的最好温度条件,而垃圾焚化炉内温度可超过850度,这时二恶英就开始分解。

    该局规划建设处处长何明通告诉记者,按照每2.5平方公里设一个垃圾收集站的标准,海口市目前市区面积为90多平方公里,共需垃圾收集站36个,但目前海口市只有20多个收集站,还有约10个收集站的缺口。

    城管队员发现烧生活垃圾的经常是一些老人,被抓到现场后不仅不认错,反倒认为自己做的是好事,“垃圾不烧那还要怎么处理?”

    王家辉有着二十年男科医生的从业经历,他认为燃烧包括橡胶、塑料制品产生的有害物质对男性生殖健康有着很大危害,对女性也有非常大的影响。如果孕妇在含有一定量的二恶英的环境下生活一定的时间,可能引发流产或胎儿畸形。

    海医学院中医学院副院长王家辉也深受其害,有时他坐在办公室里给人看病,烧垃圾的臭味就传了进来,于是除了病情,探讨焚烧垃圾的危害也成了他和病人经常交流的话题。

    “海南环境那么好,我们都是慕名考到海南上学的,怎么会有人天天烧垃圾呢?这是海南当地的习惯吗?”

    一方面是违法燃烧垃圾的成本基本为零,另一方面人手短缺也是个问题。以二环中队为例,执法人员只有十几个人,查处违法燃烧垃圾只是其职能中很小的一部分,他们大量的精力用在超时作业、路面污染等其他城管工作。

    学生们被乱烧垃圾的现象困扰,杨世忠又何尝不是如此。今年61岁的他,作为教授主任医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放弃家乡吉林待遇更优厚的工作,也没去北京和子女在一起,而是选择海南作为自己工作和养老的地方,正是看中了海南优良的气候和空气环境,没想到却遭遇乱烧垃圾的侵扰。

    来自海口市数字化城市管理指挥监督中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截至6月21日,海口市数字化城市管理信息系统共接到公众举报、巡查员上报以及12345转办的有关“焚烧垃圾”事件达494起。

    由于学生对此事反响强烈,杨世忠曾发动海医几十名学生多次去学校附近寻找污染源头,大多时候只是发现燃烧着的垃圾堆,却找不到点火的人。

    杨世忠作为中医内科的专家,在他的政协提案中特别强调,垃圾焚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包括大量的二恶英和呋喃。其中二恶英是环境内分泌干扰物的代表,最有可能导致肺癌,它们能干扰机体的内分泌,产生广泛的健康影响;呋喃则有麻醉和弱刺激作用,吸入后可引起头痛、头晕、恶心、呕吐、血压下降、呼吸衰竭,并可致慢性肝、肾损害。

    记者从海口城管部门了解到,在这些地点,仓储物流经营者、建筑装修工人经常会把无用的废料直接烧掉,而废品收购站则是把能卖钱的部分留下来,其他的统统一烧了之。

    二恶英还具有生殖毒性和遗传毒性,直接危害子孙后代的健康和生活。

    海口城管执法人员调查发现,大多废品收购站需要将回收的部分废品进行再加工生产,烧垃圾就是对需要加工的废品进行熔化的一个过程。这一熔化过程,就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城管人员惯常的做法,一是建议环保部门处理,改造废品收购站生产环境,或是将废品收购站搬迁,此外似乎也别无良策。

    “道理很简单,如果对方拒不交罚款,我们城管没有任何办法强制执行。”周峰说,作为城管执法人员,他们无法去证实产生的粉尘是否具有毒性。

    在2010年12月修正的《海口市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暂行办法》全文111条中,涉及到燃烧垃圾和树叶的只是第96条涉及“环境保护管理方面”下面的两小款具体为:

    周峰告诉记者,在海南广大农村地区,通过焚烧来处理垃圾已经成为一种生活习惯,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而随着城市不断发展和扩张,在城郊结合部地区的一些居民实际上还保留这样的生活习惯。

    老人愤怒地说,小区物业做的太过分,经常烧,烟味呛人,让人受不了,“应该曝光!”

    在人口集中地区和其他依法需要特殊保护的区域内,焚烧沥青、油毡、橡胶、塑料、皮革、垃圾以及其他产生有毒有害烟尘粉尘和恶臭气体的物质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2万元以下罚款。

    相对于周边地区,海口市主城中心区焚烧垃圾的情况相对较少,多集中在一些城中村或是破产的厂房宿舍区。而越往外围,市民反映的随意焚烧垃圾的现象就越突出,尤其是在城乡结合地区,成为随意焚烧垃圾的重灾区。

    周峰说,虽说《办法》中的规定的处罚相当严厉,但在具体执法过程中,实际上又很难操作。很多情况下,焚烧垃圾的人基本是点着火就走,很难逮到现行,即使个别的抓到在现场,如果对方拒不承认,也无法证明是他点的火。

    琼山区的随意焚烧垃圾地点多分布在南渡江沿线空地上,尤其是一些建筑工地,在府城等一些人口居住密集地区的个别职校也成为居民投诉的焦点。

    垃圾堆火势很旺。记者走近发现,火堆里面有包装箱、塑料制品等等,一股刺鼻的气味飘出,烟雾笼罩在整个路口。转过街角,又一个正在燃烧的垃圾堆赫然出现,过火面积更大,一大片区域被笼罩在烟尘之中,浓厚的刺鼻气味扑面而来,过往车辆纷纷摇上车窗,避躲不及。

    6月25日,杨世忠告诉记者,“议案虽然交上去了,但至今也没有下文。”

    海口市环境卫生管理局业务处副处长胡克认为,焚烧垃圾现象在海口市内主城区不多见,因为自2011年起,海口市就取消了垃圾转运费,将其和垃圾处理费一同打包在水费中进行统一征收。城区居民不会因为要节省垃圾运转费的缘故而私自焚烧垃圾。

    秀英区海秀镇白水塘路附近一家废品收购站就多次被居民举报在夜间经常焚烧垃圾,产生的浓烟严重污染环境,影响周边居民正常生活及休息。

    美兰区则集中在海甸岛西线及北部一带,沿碧海大道分布,由于海甸岛是生活密集区,外地居住人口较多,反映问题的人也多,在上半年有记录的494起焚烧垃圾事件中,美兰区就有214起,占了将近一半。

    龙华区集中在南部的郊区和城乡结合地区,南海大道和椰海大道之间,包括城西的学院路、金盘工业园、丁村、保税区等地,直至龙昆南延长线的一块区域内,都是龙华区城管执法人员的重点巡查地区。此外,文华路附近也是市民反映问题较多的区域。

    对此,该小区物业主任助理杜秀群则觉得有点委屈,“我们一个月也就烧两次,烧的是树叶,也就是烧的过程中产生烟,不会有啥危害。”

    具体而言,秀英区秀英大道、丘海大道沿线以及往西包括西海岸部分地区,都有市民反映乱烧垃圾的问题。

    凭他的经验,随意焚烧垃圾的主要是城乡结合地区的农民,也包括有此习惯的市民,废品收购站人员,仓储物流的经营者以及建筑装修这几类人。

    今年1月,同时身为政协委员的杨世忠、王家辉向政协海南省六届一次会议提交了《关于海南医学院、海南大学城西校区周边垃圾随意焚烧处理的建议》的议案,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重视。

    乱烧垃圾所产生的恶臭,眼下成为海南医学院城西校区近3万名师生的梦魇。有外地学生实在忍不住了,找到海南医学院中医学院院长杨世忠,不解地问:

    记者了解到,在海口城郊和城中村等地,由于缺少收集站,许多垃圾在自发堆积点堆积到一定程度时,往往就被一烧了之。

    胡克同时也表示,在市郊地区确实存在焚烧垃圾现象,由于市郊与市区相比,硬件设施相对缺乏,而且涉及到垃圾运输成本问题。海口市的垃圾处理流程为,首先集中到收集站,再转运到两个大的转运站,最后再统一运往颜春岭的垃圾焚烧厂或填埋场处理。

    在海口数字城管系统内,市民投诉、巡查员查处的400多个垃圾焚烧点中,有相当一部分紧靠各大小区和居民密集区,投诉中所诉的焚烧物有:泡沫塑料、塑料袋、废旧电线等。一些居民反映,其中还包括建筑材料、饮料瓶、残羹剩饭、树叶等。

    周峰坦言,不要说2万元的罚单,从该中队手中开出200元的罚单都不超过个位数。

    胡克说,目前焚烧厂日处理垃圾能力1200吨,填埋场能处理1000吨;海口每天产生垃圾1600吨,最高峰可达到2000吨。相比之下,海口垃圾收集站数量则严重不足。

    焚烧规模最大、最频繁的,当属城郊地区和城乡结合部的废品收购点。

    为了看清海口市随意焚烧垃圾的现象发生在哪些地区,记者将这494起事件中的多发地点,用红笔一一标记在海口市区地图上。这张示意图,直观地反映了海口市今年上半年随意焚烧垃圾事件的主要分布———

    林鸿民建议,执法部门肩负起责任,发现违法行为要严肃处理;同时加大宣传,培养市民环保意识,认识燃烧垃圾对环境、大气、人体健康的危害。“特别是要改变城管部门重视市容市貌管理,轻视垃圾燃烧管理的旧思路。”

    美兰区城管执法大队人民路中队队长陈孝椿告诉记者,对燃烧垃圾的危害认识不足,是乱烧垃圾事件频发的一大原因。

    6月24日晚9点20分,海口椰海大道海马二横路口,记者看到,一个正熊熊燃烧的垃圾堆在空旷的夜空下格外显眼。火堆周围一个人影也无,“纵火者”早已消失不见,周围是连片的物流公司,一辆运输车就停在距火堆三四米的地方。

    省建设项目规划院原高级工程师林鸿民表示,生活垃圾没有分类就盲目燃烧,在焚烧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二恶英等,容易造成呼吸道的感染,引发呼吸系统的疾病;燃烧垃圾还会产生许多细微颗粒灰烬,会导致pm2.5浓度升高。

    在人口集中地区、机场周围、交通干线附近以及当地人民政府划定的禁止区域内露天焚烧秸秆、落叶等产生烟尘污染的物质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处200元以下罚款。

    6月26日上午,记者在海甸岛海天学校对面的安置小区,发现一起焚烧垃圾事件,此次的主角却是小区物业的清理人员。在墙外,记者就远远望见墙内侧浓烟滚滚。火堆旁并没有清洁工人看守,小区居民83岁的老人韩雄光显得异常激动,不断用拐杖指着火堆大声用海南话喊话。

    生态学博士、省人大常委会委员颜家安表示,燃烧垃圾不但产生大量有害烟雾、粉尘,污染空气,还容易引发火患,对路面、街道造成污染。

    “有关部门要加强监督,加强相关部门协作,进行联合执法。”省生态旅游规划专家、研究员杨冠雄表示,要解决好随意焚烧垃圾的问题,小区要加大管理力度,加强宣传,教育督促物业环卫人员不要焚烧垃圾;同时培养市民环保意识,对生活垃圾收集、分类、处理实行政策引导。

    颜家安建议,海南建省晚,城市发展快,相关部门要高度重视垃圾燃烧问题,根据实际情况,修改补充现有管理条例。海口市生态环境优美,有着“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全国卫生城市”等美誉。相关部门要明确分工责任,加强管理;特别是发挥居委会、街道办作用,增强市民环保意识,培养爱护城市环境卫生新风尚。

    周峰是海口市龙华区城管行政执法大队二环中队的中队长,他所在的中队专门负责处理龙华区内发生的随意焚烧垃圾事件。